6/01/2005

褲檔傳來的微熱濕黏

雖曾發誓決不將此悲慘過去透露給他人知道,儘管小棣老師要我早點脫離肛門期,但看了司林巴地暴露格的《或許這也是種人生體驗吧》及snailvivian的《錯賽實錄》,被他們的勇氣及坦白所感動,決定冒著從此被排擠唾棄的危險,公開秘藏多年的往事,寫一篇屎尿橫飛的文章。

每當台灣連續劇裡出現母親痛罵不孝子的場景,母親的台詞通常是:「我把屎把尿地把你帶大,你竟然這樣對待我!」然後接個不孝子一臉不屑的特寫鏡頭。但若是我媽說出這句話,我一定會痛哭流涕地跪倒在她腳邊,抱著她的大腿請求原諒,因為我從小就是個到處放屎放尿,增添她麻煩的孩子。內向害羞的我,在上高中前,完全不敢在上課時向老師提出上廁所的要求,所以打從小學起,慘案便不斷發生,媽媽不時要騎著腳踏車送新褲子來學校。

發生在小學,印象比較深的有三次,一次在二年級的早自習,可能是早餐多喝了點水,早自習才剛開始,就已萌生尿意,一直忍到距離下課前十分鐘,我幼小的膀胱再也按耐不住,沒多久,椅子下方就出現一攤金黃色的水,還不斷傳出水珠掉落的滴答聲。那時坐在我旁邊的,是個班花級的漂亮女生,現在只記得她回過頭來看到那灘水,清澈的雙眼瞄了我一眼,我可以從她秀麗的臉蛋感受到鄙夷的神情,在我腦袋一片空白前,她舉起手站起來大聲說:「老師!XXX尿尿了!」至於之後發生什麼事,我全都不曉得了。

三年級則是上課時想上大號,這次真讓我忍到了下課,然而飛奔廁所的途中,肛門不敵奔跑時的震動,及大便軍團的衝撞,才剛到廁所門口,就已經嘩啦啦地洩了滿褲子黃金。我趕緊躲進馬桶隔間,鎖上門,先把滿是大便的內褲丟在垃圾桶,穿上外褲。等到上課鈴響大家都回去上課後,我衝出廁所打電話給媽媽請她送褲子來,接著又跑回廁所,把大門關上,脫了外褲光著下半身爬上廁所的洗手台,一邊清洗沾黏在身上的大便,一邊擔心會不會有人突然闖進來。

另一次是六年級的時候,一樣上課想尿尿不敢舉手,幸好當時是冬天,穿著棉質的運動長褲,吸水力夠強,不像二年級時滴得椅子下一攤尿,只是褲子上延伸到腳踝的兩道尿痕,以及尿臊味要怎麼不被同學發現呢?聰明的我先把外套圍在腰間,遮住褲檔間大片的尿漬,下課後馬上拉了一個同學跑了好幾圈操場,直到渾身濕透,汗味十足才回到座位上,坐我旁邊的女同學掩著鼻子直呼好臭,問我幹嘛突然想去跑步,就這樣讓我埋混過去,現在想想還真是得意。(得意個屁?)

不過最讓我難忘的應該是發生在國中的時候~叮咚!暫停一下!請先同意以下聲名:「本人在看完WdTp的《褲檔傳來的微熱濕黏》,仍願意和他用右手握手。」再繼續看下去。

有一天國中放學後,和死黨走路回家。從剛出校門就腹部絞痛、便意十足。一路上,我一邊隨口應付談笑風生的死黨幾句話,一邊暗自集中精神控制肛門的開闔,與大便作殊死戰。好幾次為了回答死黨的問題,稍微分了心,大便就猛然從稍微開了口的肛門冒出了頭,嚇得我趕緊用力硬縮回去,但每縮回去一下,腹部就像在抗議我的不人道待遇一樣,痛楚也更加劇烈。

好不容易捱到與死黨說再見,距離我家只剩十分鐘左右的路程,但腹部的痛楚及肛門傳來的壓力已經讓我完全無法忍受。「好吧!先釋放一點點好了!這樣應該不會有人發現!」打定注意後,看看人行道前後方都沒什麼人,我就站在人行道上,小心翼翼地張開肛門大概二分之一的開口大小。

一張開口,先放了幾個長長的屁,頓時覺得腹部壓力減輕不少,正想再度關上肛門時,大便如同被人類禁閉的小動物突然發現逃生出口似的,在我來不及反應前,兩沱軟便已伴隨著兩聲屁響,濕熱地滑在內褲上,很快地,其它在腸子裡的糞便全都一擁而出,有如滔滔江水,連綿不絕;又如一陣旋風似的,摧枯拉朽般地蹂躪過我喪失關閉機能的肛門,就連尿液也無法控制住的盡情揮灑,其壯觀程度只能以過年時大放煙火來形容。總之,待我回過神來,我的卡奇褲前方已經濕了一大半,屁股後方則突出軟軟熱熱一大團。

回家的路上,有羞恥心的我,把書包背在左肩,用左手按住書包來遮住那突出的屁股;有公德心的我,右手則托住那沈甸甸的一大團,以防它從褲管四散在人行道上,就這樣小碎步的往前走。也是在那時候,讓我知道蒼蠅嗅覺的敏銳,才沒一會功夫,就有好幾隻蒼蠅在我身旁圍繞。雖然那時候沒有回頭看,但我想那時我的屁股後方,應該就像《奈米獵殺》中描寫分子群追殺人類的場景一樣,有一群黑雲般地蒼蠅在追逐我的糞團吧!

好不容易抵達家門前的一個「大」馬路口(就是辛亥路要上建國高架的路口,知道有多大了吧!)由於下班時間,路口前塞滿了等紅綠燈的車輛,原本就已經很長的斑馬線,在那時看起來宛若延伸到天邊的伸展台,而車輛一輾輾明亮的大燈如同攝影師閃爍不停的閃光燈,腦中似乎聽到有人說「讓我們歡迎下一位—便便人為我們走秀,其服裝特別突出的臀部曲線設計是一大特點!」我佇立在斑馬線的一端,頓時覺得摩西渡紅海也不是件多了不起的事。

經過幾輪紅綠燈號的遞換,我終於鼓起勇氣,將頭盡量撇向車輛的反方向,小碎步過了馬路,在我媽無奈的眼神迎接下,進了家門。現在我在人車較多,或是較大的路口過馬路,就渾身不自在,或許是那時留下的陰霾吧!

13 則留言:

abre los OjOs 提到...

建議你
沒事練練縮括約肌
(就是剪大便的動作)
對於突發狀況,會十分有效
不過可能來不及了
把這建議留給你孩子吧

妹 提到...

我怎麼不知道便便的事
好好笑喔
這是你喜歡看抓狂一族的原因嗎

ana 提到...

好笑, 也一樣被你的勇氣與坦白所感動.

我在想, 你小時候該會因為這些事而很自悲吧. 我的弟弟在小學時也時常忍不住撒尿, 那時候我很壞更嘲笑他呢... 想起來真慚愧...

weirdtramp 提到...

abre los OjOs
我會好好鍛鍊他的,每天準備小黃瓜讓他剪,絕不讓他重蹈我的覆轍。


哈!對啊!尤其是看到那個動不動就噴出一大陀屎的國會議員,每次都感動要掉淚,沒想到有人比我還慘。

ana
我小時候的確挺自卑,而且動不動就哭。妳也不要慚愧囉!若我能夠穿越時空,回到過去,應該也會狠狠嘲笑過去的我吧!

Right 提到...

男生的手實在存在太多不能去握的理由了。
右手固然是,左手也見不得比較理想..
真是..糟糕啊..(笑)。

weirdtramp 提到...

哈!這就讓我想到人常說「女人是水做的」,那男人是用什麼做的呢?不管是什麼,應該不是好的東西就是了。

JimmyLai 提到...

我國小六年級的時候聽到有人錯賽,第一個直覺是,他是白痴嗎?第二個直覺是,好可憐喔!
現在想起來,原來錯賽只是因為人害羞了點。雖然我也挺害羞的,但是我的擴約肌倒是挺堅強的,從小到大都沒失守過。

weirdtramp 提到...

厲害!我的擴約肌到現在還是無法承受太久大便的衝撞力,幸好現在我的臉皮夠厚,敢提上廁所的要求,要不然我的人生真的會被屎尿搞的是黑白的。

sheryl 提到...

從酋長那邊連過來
看到這篇
跟ana 一樣想起敝舍小弟也曾經如此...
我那時還很壞的叫他以後上學要帶件內褲
唉... 對不起了小弟

原來會這樣子
其實有說不出的苦衷
誰想要醬子呢

我也曾經肚子超痛
坐在一路顛簸的公車上
度秒如年...

我想我還是會跟你握手的... 哈

weirdtramp 提到...

哈!感謝你不嫌棄,我代替右手謝謝你。

看來在屎尿陰霾下成長的孩子還不少,或許這社會應該要有一個失禁症候群關懷基金會之類的機構,除了幫助有此症狀的人作心理建設外,還可以成立貼心專線和送褲小隊,在發生慘案的第一時間送上褲子。

匿名 提到...

你還有更多項這樣的事情嗎??
沒關西啦!!

weirdtramp 提到...

跟屎有關的事情嗎?有阿,被飛鳥空降炸彈在脖子上,新鞋子踩到狗屎,屎來屎去,難怪我一直有狗屎好運。

話說回來,你是...?我認識的人嗎?

鮮得 提到...

現在才看到,其實小時候我也會。我上課都一直在偷看小說,沒在上課,下課就繼續看,忘了去上廁所。等到上課一半的時候,感覺就來了。但因為自己已經是老師眼中的問題學生,就不太敢說,後來忍不住就…。自己拿拖把處理自己的尿,那畫面還很清楚在腦中。小時候也不知道在害羞什麼,總覺得自己是一個不好的小孩,精神上很緊繃,害怕犯錯。國中去學校的感覺自在多了,所以就沒有發生了。高中時,上課打牌都作了,上廁所更是沒在講的。你應該了解吧 同學 哈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