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/31/2005

歡樂南無阿彌陀佛

前天是阿公過世後的六七,與偶數的二七和四七同屬小七,由我們家人自拜,並為阿公念二十分鐘的南無阿彌陀佛。從阿公過世後,一路累積來的情緒,也在昨天潰堤,我彎下腰,捂住臉,雙肩顫抖,還是忍不住大聲地,笑了出來。

是的,你沒看錯我沒打錯,真的是笑了出來,原因在於我老爸會唸歡樂版的南無阿彌陀佛。

雖然每個人聲音有高有低,但南無阿彌陀佛這種經文,大家都自然而然地以平順的語調反覆誦念,只有老爸不知怎麼搞的,好像喉嚨中不時有痰在攪和,聲音一下清澈洪亮,一下沙啞抖音;且大家都在兩句南無阿彌陀佛之間斷句換氣,老爸可不一樣了,斷句完全沒有規則可言,所以常聽到他「南無阿彌」之後突然沒聲音,然後又從下一句的「無」接起,讓我聽了直想大聲笑出來,只是身旁每個人都一臉嚴肅,且坐在一旁小椅子上的阿嬤兩眼直望著阿公的遺像,神色哀戚,我只好強忍住笑意。

只是要怎麼集中精神,不被老爸干擾呢?對了!就想著阿公的臉好了。我閉上眼睛,開始描繪阿公的臉,恩!阿公頭髮不多「南無阿彌陀佛」(大聲洪亮),眉毛跟我一樣粗粗的,鼻子扁扁的「南無阿彌陀佛」(沙啞低沈),噗嗤!不行不行!要集中精神,阿公的嘴巴,糟糕!好像沒什麼印象了,只記得他曾不小心吃到蟑螂「南無阿彌呃~」(打嗝)。唔!快不行了!我趕緊低下頭,擺出右上角profile圖中的姿勢(現在知道這張圖的由來了吧),遮住臉頰上扭曲的肌肉,用力把嘴唇抿住。

好不容易撐完二十分鐘,按照慣例,由老爸告知阿公我們準備哪些飯菜。照理說,已經有了兩次經驗,說起話來應該駕輕就熟才是,何況每次擺的菜餚都是那幾樣,但老爸終究是老爸,只見他看著桌上的飯菜,結結巴巴的念著:爸,ㄟ…今天是六七的日子,ㄟ…我們準備了…ㄟ…芋頭…ㄟ…發糕…ㄟ…ㄟ…花生糖……

老天!我被打敗了!我蹲在地上,笑得滿臉通紅,老爸還一臉無辜的說你們比較會念,你們來念阿!

之後老爸連擲了兩杯都沒杯,姑姑和阿嬤說一定是因為我笑個不停,我倒覺得是阿公聽到自己兒子念經說話的寶貝模樣,跟我一樣笑得合不攏嘴,來不及應答吧。


(本文刊登於2005/06/16,蘋果日報,E10,人間事)

4 則留言:

妹 提到...

噗 我一邊看也一邊笑耶
因為我可以想像的到爸爸的那個樣子
不過我也會偷亂換氣,這是在合唱團裡練出的偷懶招數

weirdtramp 提到...

這麼厲害,那有沒有教如何憋氣來忍住笑,我怕告別式聽到老爸念經,害我在眾多親戚前笑出來,就慘了。

妹 提到...

不不不 並不是老師教的
而是我自己偷懶的....
難道...這也是遺傳 ><

weirdtramp 提到...

哈!有可能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