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/27/2006

夢(編號:110106)

帶著些許涼意的夜晚,我獨自走在東區的人行道上,平時車水馬龍、人生鼎沸的不夜城,今夜卻顯得格外地寧靜及冷清。

走著走著,猛然想起住在附近的她,帶著一束花,轉進一條小巷,狹小的住宅區裡,幾棟四層樓公寓擁擠地挨著彼此,我走進它們其中一個灰色的破舊身軀裡。

按了門鈴,開門迎接的是她的老公,令人意外地,也是我國中同學—一個不修邊幅,跟女生講話就會臉紅、不知所措的男生。他熱情地迎接我進門,映入眼簾的是四坪大的客廳,天花板只高出我半個頭,窄小的空間裡塞進了三個大小比例不太恰當的黑色沙發,及一台電視機,原本應該是米白色的牆壁,在昏暗的燈光下,顯得有些發黃了。

「你來啦!」熟悉的嗓音在耳邊響起,我轉過頭,她穿著粉紅色T恤及藍色牛仔褲走進客廳,微笑地看著我。歲月明顯在她臉上留下痕跡,原本潔白無暇的臉上多了些咖啡色的圓斑,但依然秀麗地讓人憐愛。

盯著她發楞了一會兒,才發覺她左手還牽著一個小女孩,「這是我的女兒,已經兩歲了喲!」她說著,帶著母親慈愛的口吻。「沒想到她已經有了女兒!」在訝異之餘,我眼中的焦點從她身上慢慢擴大,才注意到在這四坪大的空間裡,除了她先生和女兒外,沙發上還坐著兩位像是她父母的中年人,兩人分開坐著,沈默地盯著散發著五光十色的電視機。

「我帶女兒出去走走,你們那麼久沒見面,好好聊聊吧!」她先生抓了抓凌亂的頭髮,抱起小女孩,經過我身旁,對著我笑了一笑,便開門走了出去。

我和她坐在沙發上聊了起來,她說她最近迷上了攝影,若我想要拍照的話,可以給她拍,「像芷郁這樣臉圓圓的,從那個角度拍都好看;至於你嗎?就要從側面來拍了。」她打趣地說著。

此時,中年婦女突然轉過身來,問我有沒有出國留學,我回答說沒有,中年婦女面帶得意的笑容說:「我女兒從小到大得了很多獎狀、證書,其中我最滿意的一張就是她出國留學的碩士證書阿!」「媽!妳不要講這些有的沒的啦!」她尷尬地朝我笑了一笑,「對不起!我媽就是這個樣子,老是愛講些無聊的東西。」

雖然我朝她笑了笑,表示沒關係,但氣氛變得有些僵。我倆就這樣沈默地看著對方一會兒,當我開始覺得窘,想轉過頭去時,她突然伸出右手撥弄著我的頭髮。

「咦?你有好多根白頭髮喔,讓我看看!」她身子傾了過來,撲鼻的女體香讓我心頭一震,「一根、兩根、三根……,哇!另外一側也 有耶!」她伸出手,微微轉過我的頭,身子湊得更近了,她粉嫩的頸子幾乎就要貼在我的右臉頰,我可以看見她背後粉紅色T恤浮顯出底下胸罩帶子的痕跡,及充滿肉慾的肉體線條,我的呼吸不由得急促起來,且不知何時,我的左手已經繞在她的身後猶豫著、躊躇著,等待著大腦給它最後的決定,雖然瞥到她父親正對我投來一道道懷疑、尖銳的眼神,但情不自禁地,我終於還是用力摟住了她。

她將頭靠著我的肩膀,順從地讓我心神蕩漾,只見她抬起頭望著我,接著閉上眼睛,如花瓣般地紅唇濕潤地微微開啟,慢慢向我接近,在我眼前慢慢擴大……


驚醒,眼前一片漆黑,頭頂上缺乏保養的壁扇仍轟隆隆仍作響著,放在床邊的手機顯示四點三十二分,離早上集合時間還有一個半鐘頭,我嘗試再度入睡,但那尚未從激盪中平復的心跳,怦怦然地一次又一次撞擊著我的胸口,猛烈的程度讓我感到整張床鋪都因此在晃動,輾轉難眠的我,就在回味夢裡她的身影及回憶現實中與她相處的時光交錯中,迎接早晨的到來。

2 則留言:

abre los OjOs 提到...

典型的宅男夢
失樂園加上同級生

weirdtramp 提到...

沒辦法阿
宅男有許多慾望
都得在夢中才能獲得滿足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