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/14/2005

夢(編號:091405)

我跟著一夥人走在人煙稀少的大街上,走在隊伍最前頭一個像是頭頭的年輕男子,滔滔不絕地向大家發表「我們要革命」之類的言論。

走著走著,年輕男子領著大家走進一棟外頭掛著巨大黃色廣告布條的建築物,裡頭靜悄悄的,陰暗且白煙瀰漫,似乎無人居住。年輕人打開安全門,示意大家爬樓梯,於是大夥一個挨著一個的摸黑上樓,到達某一層樓時,年輕男子領著大家進入一個狹長的房間內,大夥兒自動分成兩列,靠著牆壁坐下,年輕男子則站在中央,宣稱從此以後,這間房間就是革命同志的基地,並規定男性在基地內必須全身赤裸,女性則免,於是,我和房間內其他男子紛紛站起,脫去衣褲。

年輕男子說完話後,正是中午時分,大家各自從背包拿出便當或餐點,開始享用午餐。吃到一半,外頭突然傳來陣陣轟然巨響,只見男子一臉嚴肅地要大家不要出聲,以免外頭的軍隊發現我們的蹤跡。大家也都很冷靜,不動聲色地繼續吃著午餐,只有我暗自緊張,深怕有人突然闖進這間房間,拿槍掃射將我們全數殺死,所以不時偷瞄房間入口的鐵門。

等大家都吃得差不多後,年輕男子高亢一呼,要男性同志穿上衣服,大夥一起衝出殺敵去。所有人都興奮激昂地隨著男子衝出房間,只有我遲疑著,決定留在房間內,所以衣服也沒穿地守在鐵門前。等所有人衝出房間後,我輕輕闔上鐵門,從鐵門上管子間的空隙,向外張望,等待隊友歸來。

過了一會兒,在煙霧瀰漫中看到一個人的模糊身影緩緩往門這邊靠過來,我神經不由得緊繃起來,待他走近一瞧,一個穿著像大樓警衛制服的男人,面無表情瞄了我一眼,便又消失在漫漫白煙中。

再等待片刻,一群人的黑影由遠而近,伴隨著沈重的喘息聲,我知道是隊友回來了,趕緊開門讓他們進來,只見大家神情疲憊、渾身塵泥,拖著蹣跚的步伐一一走進房間,回到各自的位置上坐下,而男性同志沒忘記頭頭的規定,一回到房間就趕緊脫掉衣褲。

我冷眼看著喘著氣的每個人,頓時覺得一切都很愚蠢,因為這不是革命,而是在扮家家酒。我穿上衣服,提起背包往大門走去,決定離開這裡。突然從旁蹦出一個滿頭黃色捲毛的長髮女生,她兩隻大眼瞪著我,站在我面前厲聲說:「首領規定只有女生可以穿衣服!」我用手推開她,小聲地說:「我要離開這裡。」便頭也不回往大門走去。走出大門前,聽到後方陸續有好幾個人表達想要離開的意願。

走出建築物,我在寬敞無人的大街上遊蕩,前方有一男一女往我這邊跑來,後方則有另一對男女拿著槍追逐著他們,他們一身白色衣著,在大太陽底下,更顯得白灼刺人。

此時,我發現自己夾在拿槍與閃避的人之間,拿著槍的男子不斷咆哮說「我要殺死你」,他一下子將槍口指向我,一下子又瞄準另外兩個人,我深怕被他誤殺,也緊張地和那一男一女在大街上左右閃避奔跑。

砰一聲槍聲,幾縷白煙從持槍女生的槍口升起,奔跑中的女生應聲倒地,持槍的兩人立刻一擁而上,我趕緊轉身,使勁全力地往前直衝,逃離這四個莫名奇妙的白衣人。

6 則留言:

abre los OjOs 提到...

天啊!
毛哥!快把索多瑪和與索多瑪有關的片都賣了!

weirdtramp 提到...

別那麼緊張嘛,我又還沒夢到吃糞……

妹 提到...

生日快樂啊!!!!

我到現在才想到今天是23號
有人幫你過生日嗎?

peisan 提到...

遲到的話拉

等等阿還是要說拉.....

生日快樂拉
雖然晚了很多天

peisan 提到...

毛哥
我去你說的可以放圖的網站阿
http://www.freewebtown.com/community/index.php

可是我註冊了沒有給我密碼耶
是因為免費的信箱不行嗎
我註冊完就直接跳回首頁
這樣是對的嗎

不好意思
又要麻煩你說明一下哩

peisan 提到...

毛毛毛毛毛

我弄好了
謝謝哩
沒問題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