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/18/2005

冤獄土撥鼠

昨天晚上在公館附近的一家寵物店裡,看到一隻讓我難忘的土撥鼠,因為牠在籠子裡的姿態,簡直就像冤枉入獄的受刑人。

牠站立著,身子緊貼著牢籠,將兩支小手臂伸出籠外,右臂無精打采地垂掛著,左臂則往內彎成ㄥ型。土撥鼠將頭擱在左臂上,兩支小眼睛動也不動地直視前方,面無表情地模樣,讓人不知他在發呆,還是在生悶氣。

看著牠的表情,讓我想到人類收為寵物的動物種類愈來愈多,從最先的狗、貓,到鼠、兔、豬,到現在流行的昆蟲、蜥蜴等,但難道每一種動物都想要作為人類的寵物嗎?像貓阿狗阿的,只要定時餵東西給牠們吃,三不五時摸摸牠們的頭,就會高興地搖尾巴,發出歡愉地聲音相對。但對於土撥鼠而言,與其不愁吃喝,牠們是否寧願自在的在草原上扒土鑽洞,弄得渾身髒兮兮呢?

在離開寵物店前,回頭看了土撥鼠一眼,牠仍維持著同樣的姿勢,冷眼看著圍在籠子旁的人類,不知牠心裡是不是在咒罵著:「幹!還不快放我出去!你們這群只會傻笑的白癡!」

2 則留言:

abre los OjOs 提到...

好棒!老虎王又勝投!

weirdtramp 提到...

對啊!熬夜爆肝是值得的,嗚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