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/27/2005

夢(編號:062105)

我全身赤裸坐在馬桶上。

「今天又是個難纏的傢伙吧!」我嘆了口氣,閉上眼睛,握著拳頭憋住氣將力氣集中在腹部上,想擠出壅塞在腸子與肛門間的龐然大物。

突然聽到阿公叫著我的名字,聲音由遠而近。想起隱私權在我們家是不存在的,阿公及爸媽總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開人家房門門,讓他看到我全身光溜溜的模樣,總是有些尷尬,趕緊起身用力壓住鎖頭壞掉的廁所門。

沒想到阿公的力量這麼大,儘管我使盡吃奶的力氣,廁所的門仍被阿公推開一條細縫。意識到自己作為一個孫子,跟阿公這樣拉拉扯扯說不太過去,而且被看到裸體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,所以我放棄抵抗,坐回馬桶上。

阿公從門縫中探出頭來,他笑容滿面,只是臉上像是抹了白粉一樣,有些慘白。

「你有沒有髮蠟?」他笑嘻嘻地問我。
「媽媽的房間裡好像有,你找找看。」我彎著身子回答他,畢竟還是有點不好意思。

阿公關上門。

過了一會兒我的努力還是擠不出一點成果,正感到沮喪的時候,聽到吹風機的聲音從媽媽房間傳來,我好奇地打開一條門縫,往媽媽房間的方向望去,看到阿公手裡拿著吹風機吹著他的頭髮,而頭髮上沾著白色如慕思般的泡沫。

整天穿著四角褲躺在沙發上打瞌睡的阿公,為什麼突然打理起頭髮來?我坐在馬桶上正納悶著,突然阿公又探頭進來,我差點沒暈倒,只見他的頭髮油亮油亮,活像個小痞子。

「阿公!你不適合這樣啦!拜託!換回原來的樣子啦!」我大叫。

阿公笑笑地點了頭,似乎有些不好意思。當他再次探頭進來時,陳雷式的髮型已經平貼在他偌大的腦袋瓜上,他的眼神詢問般的看著我。

「對啦!這樣才適合你阿!這才是你的樣子阿!」我說。

阿公燦爛地笑了。

6 則留言:

bubi 提到...

真的尷尬極了:P

weirdtramp 提到...

對啊,幸好只是尷尬在夢裡呢。

Right 提到...

好時髦的媽媽啊,竟然有髮蠟這玩意兒呢!

weirdtramp 提到...

呵~其實在我家根本找不到髮蠟這玩意兒,不曉得為什麼會夢到。

Right 提到...

對了,什麼時候你要多寫一點詩呢?
(很賴皮對吧,本來你就沒說要寫嘛..)

weirdtramp 提到...

那得要有「詩意」的生活才寫得出來,我現在只有「失意」。
哈!我還是欣賞妳的作品就好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