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/07/2005

夢(編號:060705)

時間應該是將近午夜時分,灰黑色的大片雲朵在天空中快速的移動著。

我穿著青綠色的汗衫,渾身髒兮兮的處在一群下班的工人隊伍裡,隊伍裡每個人都一個挨著一個默默地往前走著。我看看周遭,發覺這是個荒涼的城市,在寬敞的大馬路兩旁,只有零星的幾棟平房,幾盞路燈,街上幾乎沒有行人。

走到一座標示醫院的白色建築物前,隊伍周遭一陣騷動,好幾個人一臉驚慌的從我們隊伍旁跑過,一邊大聲喊著:「有人被吃掉啦!」好奇地向隊伍前頭的工人一問,他說醫院突然出現了一個長相奇異的怪物,聽說有一位醫生已經被怪物吃掉了。

我突然身在醫院內,看到一個男醫生正慢條斯理地推著一張空輪椅,我緊張地告訴他醫院內有怪物,他卻毫不在意的繼續推著。直到一個著粉紅色護士服,狀似護理長的中年女子,跑過我們身邊,用蒼白的臉對我們大叫:你們還在這邊做什麼?快點離開!我立刻拔腿奔跑,才跑了幾步,回頭看那位男醫師,他的身體已經四分五裂,成為地上散落的肉色碎片。

跑著跑著,醫院內穿白色護士服的護士們也都從各個樓層湧現,行成一個白色的隊伍,往大門口移動。我向這隊伍望去,瞥到一個面貌秀麗的女孩,正愉快地和旁邊的同伴聊天。

跑出醫院後,我回到仍在往未知目的地行進的工人隊伍中,繼續在馬路上往前走。突然一台大型遊覽車從另一個車道上快速駛來,在工人隊伍旁緊急煞車。車門開了,一個個妙齡女子魚貫地走下車。她們上半身同護士一樣,穿著白色護士服,但下半身穿的是黑色緊身熱褲。

等全部的人下車後,她們也排成一個長長的隊伍,在工人的隊伍身邊往反方向前進,她們一邊走著,一邊對我們猛猛拋媚眼,看得我心裡酥癢難耐,向旁邊的人問起,才知道她們都是出來賣的。

此時,逃出醫院的護士,也在馬路上行成一行隊伍。就這樣,馬路上同時陳列著一綠二白,三支風格迥異的隊伍,各自往不同的方向緩緩行進著。

6 則留言:

妹 提到...

你的夢可以去拍電影了
我昨天的夢是一直在罵人-_- 一點都不特別

weirdtramp 提到...

可能是因為妳平常都一直罵小寶吧!哈哈!

妹 提到...

我才沒有罵他-_-
我在夢裡是一直罵修我們老師課的學弟

說到小寶,他最近有點衰
昨天開始就有感冒的症狀,想吐又整天沒精神
然後今天機車出問題了
不會是他沒有用符水洗手臉的關係吧
他說他以為要出門才要洗 結果他要洗的時候就我們早就已經把符水清掉了~_~

Right 提到...

「一綠二白三支風格迥異
的隊伍各自,往不同的方向
緩緩,行進著。」

啊,這是一闕詩呀。

PS 抱歉剛剛按錯刪了,
再貼一次。(羞)

weirdtramp 提到...


其實我聽到的也是出門才洗,不曉得為什麼那天一進家門就開始洗。
若小寶還是衰運不斷,可以叫老爸寄張符過去給他洗阿。

right
你這麼一說,我才想到,若以詩的形式來表達夢的跳躍與破碎也挺合適的。

Right 提到...

是的。
夢本來就是斷斷續續,
跟詩很像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