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/15/2005

無情

距離阿公過世已經四個禮拜了,這期間家裡總是有一些大大小小的事要忙,直到現在才有心思在這裡寫點什麼。

這是第一個與我較親近的人過世,在阿公過世前我一直在想自己會不會哭,或者應該說,有點擔心自己哭不出來,畢竟喪事若沒掉幾滴眼淚,總是有些無情。結果,我只有在看到阿公剛斷氣時,鼻子稍稍酸了一下,終究沒擠出一滴眼淚。

或許我就是無情吧!回想過去我跟阿公之間的互動,也都讓我頗慚愧。記得小學有一年阿公生日,當晚我剛上完美語班回家,一打開門,看到客廳桌上擺著蛋糕,全家人正笑嘻嘻地幫阿公慶生。爸爸看到我回來,叫我用鋼琴彈一首生日快樂歌,我忘了是因為英文課受到什麼委屈;還是已經忘了怎麼彈琴;還是厭煩了上各種才藝班只是為了像馬戲團的猴子一樣,可隨時提供長輩看了笑呵呵的才藝表演,總之,那天心情不太好,回絕了爸爸的要求,但爸媽還是不斷的要我彈,當一股火氣開始冒上來時,突然聽到阿公笑著說:不彈就不給你吃蛋糕喔!我的火氣頓時爆發,大吼一聲:不吃就不吃!接著衝進自己的房間,賭氣地把門鎖起來。我聽到門外阿嬤數落阿公說:人家不彈就不彈,幹嘛硬要人家彈!結果原本開心的慶生會被我這樣一鬧,最後只有草草吃完蛋糕了事。

另一個回憶是在國三時的某一個放學途中,天空下著大雷雨,我沒有帶傘,和一個國中時的死黨同撐一把傘回家,當我們走到一個馬路口,看到阿公一手撐著傘,一手拿著雨傘從對面走來,他看到我,很高興的走過馬路把傘遞給我,而我那時只是很幼稚的想著:拖著一個阿公感覺好遜!這樣要怎麼跟朋友聊天!於是接過傘後,就像使喚傭人般地揮手要阿公先走。雖然看不到當時自己的神情,但想必非常惹人嫌惡,因為連朋友都看不過去,大聲斥責我怎麼可以用這種態度對待自己的阿公,我才猛然察覺自己的不懂事,望著大雨中阿公漸漸遠去的孤獨背影發楞。

儘管一直對阿公感到慚愧,但臉皮薄的我終究沒有勇氣當面說聲對不起。而阿公也真是的,他只記得別人對他一些微不足道的好,於是臥病期間常跟別人誇耀我很乖,會買東西給他吃,在他氣喘病發作時是第一個起床看他的人。聽到他稱許讓我直冒冷汗,只想在此對阿公說:或許您大人不記小人過,早已忘了我對您的冒犯,但還是要跟您說聲對不起,願您來世有個體貼懂事的孫子陪伴。

2 則留言:

你妹 提到...

生日的那一段,我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,我到哪裡去了?

weirdtramp 提到...

妳可能也去補習了吧!哈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