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/12/2008

Dale出國去

今天是Dale第一次一個人出國的日子。

在我爸開車載她到機場的途中,儘管她表面上維持鎮定,和我爸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,但從她緊繃的臉部肌肉,可以明顯感受到她的緊張。

到了機場Check In,將大型行李放上輸送帶後,我們上了二樓,在進入出境檢查護照櫃台的小門前,也是我能送她的最後一個地方,她躊躇地看著我說:「晚一點進去不行嗎?」

我們在機場內的星巴克多撐了二十分鐘,到了必須要踏上啟程的時候,我給了她一個擁抱,要她加油、放輕鬆、痛快地玩,她突然低下頭來,淚水從臉頰上滑落。

看著她徬徨無措的神情,不禁想起十年前到舊金山遊學的我,也曾在同一個地方,懷著同樣忐忑不安的心情,一手拿者護照及登機證,另一手揮動著向站在外的父母告別,看著他們面帶微笑,眼神又透漏了些許擔憂,我花了些力氣轉過身,向出境櫃台走去。檢查過護照後,我站在前往登機門的走道上,第一次獨自遠行,即將要面對陌生的國度、外貌完全不同的外國人、得實際操演還不熟鍊的語言的種種焦慮,一下就化作淚水奔灑下來,眼角喵到爸媽小小的身影仍佇立在遠方,趕緊低下頭,隨著身旁其他匆匆的旅人們,快步向前走。

而此刻,看著她支身孤單的身影逐漸隱沒在走道上,本來一直對這趟旅程很放心的我,頭一次開始擔心起來,但更多湧上心頭的,是久違的寂寥感。

回到頂溪捷運站牽車前,我在平常假日和Dale閒晃的永和路、中正路福和路及竹林路走了一圈。說來奇怪,我一向對「獨處」這件事怡然自得,之前也常快活地一個人在外頭閒晃,但或許是年紀漸長,老人總是比較無法忍受寂寞;又或者這是兩人交往後,第一次各自處在不同的國度裡,本來熱鬧親切的街道,身旁少了她,也變得索然無味起來,腦海裡不斷浮現著平日我像她的好姊妹般,娘娘腔地用兩手勾著她左臂膀,腦袋放空,在夜市裡四處大吃大喝的情景。頓時間,迎面而來的風,冷得讓我打起哆嗦,眼睛也不由自主地溼潤起來。

Dale,我想我這輩子,真的被妳套牢了吧!

6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毛毛~
你寫得好感人喔....
戴爾一定會平平安安載譽歸國
等戴爾回來,找時間去找你們吃個飯
我要好好感謝戴爾的照顧
聽說你的禮物是體脂機,真的很有你的風格 =)

weirdtramp 提到...

哈哈,載譽歸國,應該是載著滿箱的戰利品歸國吧,這個敗家的女人。
體脂機可是她自己的要求喔,我只是個聽話的小男人。
要吃飯一定要找我們喔,別讓我們餓著囉。

小亮 提到...

我就說你們兩個趕快給我喜酒吃啊!!!!

weirdtramp 提到...

我們怎麼敢搶在梁佩前面呢!

leosteven 提到...

恭喜老爺!賀喜夫人!
如果兩個人相愛能簡簡單單的,該有多好。

weirdtramp 提到...

真的!而且隨著年紀增長,更是這樣覺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