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/18/2007

慘白面具

學生時代總覺得納悶,為什麼上班族都擁有同一張面無表情的臉孔,在上班時間邁著沈重又匆忙的步伐,行屍走肉般走著。

如今,我也加入上班族的行列,某次上班途中,從大樓的落地窗看見自己的神情,我不禁一愣,那是張看不出任何喜怒哀樂的撲克臉,我牽動嘴角,嘗試擠出一絲微笑,卻發現臉上彷彿死死套著一張慘白的面具,輕微無力的嘴角肌肉動作,不能在頑固的僵硬上劃開絲毫裂縫。

踏入了夢想中的行業,本以為離目標不遠了,越瞭解現實情況,才發覺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焦慮也與日俱增,我著急地想與時間賽跑,深怕在伸手握住承載夢想的紅氣球前,它就已先洩了氣,當疲軟的橡皮屍體掉落在我眼前,我將不得不面對自身同樣的空洞,及一片虛無。

某天陪Dale到便利商店影印東西,等著結帳的客人很多,店員結完所有帳後,才按下計數器,讓我們等了很久,我不禁抱怨店員不夠機伶,大可先按下計數器再繼續結帳。Dale說我變了,變得缺乏耐性、焦躁易怒、憤世嫉俗。就像《秒速五公分》第三話中,男主角出社會後,面對自己逐漸失去彈性的心,感到痛苦一樣,我也哀悼著自身美好特質的死去。

但最最痛苦的還是,逐漸瞭解自己並非獨一無二,可以被任何人取代,只是個平凡人的事實。

笑不出來,也不能哭,因為哭只是為了引人憐憫的示弱表現,所以我再次戴上那張慘白面具,加入面無表情的人群之中,等待它自行脫落的那天到來,如果有那一天的話。

5 則留言:

鮮得 提到...

你當然是獨一無二 不可取代的,
進入了只是高度分工的資本主義社會,
令人會有這樣的錯覺,以為自己不重要。

但即使作一樣的事,每個人有不同作法,也就有不同價值。低潮的時候難免會懷疑自己,但請相信你自己吧!
我相信在Dale心中,在你父母心中,在好朋友心中,你都是那個獨一無二的重要的人。

chee 提到...

其實我覺得在我心中你很獨一無二啊。
雖然我還只是個零。

Dale 提到...

我們要堅強,然後「獨一無二」。
好好地過每一天,不讓未來的自己後悔,
就算現在做的跟自己真正想要的有所差距,
但又有誰可以一蹴可及?
人之所以生而公平,
是因為我們都要付出時間,
好換取金錢、信任、甚至是確認自己的選擇究竟有沒有錯,
這些路或許在當下不是炫麗多彩,
但也絕不會是空白,
我們要堅持走下去。

leosteven 提到...

出社會是另一門課的開始。
想想大一時的情景,再想想畢業前的時候;用自己的生命去體會這一切,會更了解自己,也更了解自己的價值在哪裡。

weirdtramp 提到...

或許就如尼采說的,自我探索是一種自我啃噬的過程,最終必將導致自我撕裂,感到痛苦迷惑是正常的,只希望我們都能夠儘快找到屬於自己的人生出口。
感謝各位的回應,心情好多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