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/04/2005

違規

經過一個十字路口,看到一輛救護車響著警笛聲,急速行駛接近停在路口等紅燈的車輛,怪的是,不管救護車駕駛怎麼猛按喇叭,停在路口最前面的一台小貨車依然紋風不動,而在小貨車後面的車輛也沒有一個按喇叭催促小貨車讓路,救護車的喇叭像慘叫聲般地的在馬路上迴盪著,好不容易那台小貨車才稍微往左前方開,後面的車也挪動了點,勉強空出一條小縫讓救護車開過。

我實在百思不得其解,平常看到路上車子闖紅燈、按喇叭又狠又猛,尤其是每當燈號剛變成紅燈時,總有車子猛按喇叭,帥氣的急速闖過,那為何真正該闖紅燈及按喇叭時,卻又龜縮在原地像個小癟三?還是台灣人天生反骨,管他什麼人命關天,無論如何就是要違規(不立即避讓救護車,觸犯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七十四條)?

4 則留言:

tyk 提到...

哇!俊哥你真是太認真了,你是平常就有看交通法規嗎?

以前我曾經天真的想,國家其實應該撥預算,
讓每個出生的人都植入一種「自我懲罰機制」
只要是進入某個公領域,該領域的行為基準會自動載入,
要是進入這個公領域的人做出了不合乎道德或規約的事,
自懲機制就自動啟動,對腦部放電,讓他動作中斷之類的。


後來想想,這想法真是太天真了。

為什麼天真?拿俊哥您碰到的這例子為例,
要是真發生了,可能整條馬路會因為人都倒地不起吐白沫而癱瘓吧...

匿名 提到...

補充一下,為什麼會有自懲機制這種白癡的idea呢?
這和行為心理學家Pavlov的制約實驗很有關的啊!

因為我之前看新聞,有關議會質詢,議員和官員其實都很沒禮貌,動手暴力是一回事,連人家講話到一半也不知道要尊重人家。

你想想,要是這時每個議會人員都植入了這種自懲機制,你看到的不是沒禮貌的大小聲,而是一堆人邊講邊抽慉,最後每個人應該都會更有條理...這畫面不是比唇槍舌戰有趣多了嗎?反正議會內容同樣這麼沒意義,這樣有趣一點也挺好的...

weirdtramp 提到...

哪有那麼認真,只是依稀記得不避讓救護車是違規的,用google剛好看到法規,就順便貼上來了。

日本漫畫《銃夢》有與你想法類似的情節,故事中有一座名為「扎雷姆」的天空之城,居民個個遵守秩序,街道整潔,找不到一點垃圾,城市繁榮進步,被視為神的國度。然而到故事結尾,才發現原來那裡的居民在成年禮的時候,被神不知鬼不覺的打開腦袋,值入晶片取代人腦,所以居民們都乖乖的在軌道上運作,而當少數居民作出不合規範的舉動時,則視為晶片故障的瑕疵品,被丟入廢棄場當作垃圾處理掉。不知你有沒有看過,我覺得這是目前我看過的漫畫中最精彩的一部,可惜在相隔好幾年後推出的《銃夢2》,多著墨在一般青少年漫畫的打打殺殺,覺得遜色不少。

你說的例子很有趣,不過我怕萬一自懲機制失效,會不會像《發條橘子》結尾中,Alex「痊癒」後露出更加喪心病狂的笑容一樣,人們變得比先前更加病態?議員可能直接往話不投機的官員潑硫酸;車子從正在過馬路的路人身上硬撞過去,只為了闖紅燈。不過好像也沒什麼大不了的,這本來就是個瘋狂的世界。

tyk 提到...

x的,小時候都不看漫畫的,錯過不少好作品。

不過覺得日本人的科幻基模都很變態,沒有北美科幻的個人主義味道,倒是很多靈與肉分離的質疑。西方再科幻還是北佬當主角,日本的科幻則是機器當主角,從小叮噹到攻殼機動隊(我只看過這些...),機器主導或是反噬的思維日本人好像很愛啊!

對啊,我不覺得自懲機智失效會有比較差的後果,現在號稱尚有良知的社會,其實不會比想像中萬惡的墮落城市好到哪去,以往道德維繫的規範力量,現在只能在社會個體自我解釋的層級發揮微薄的作用,簡單的說,就是有好事是賽到的(剛好有比較多人想到做好事),有壞事是正常的(因為人人一定都會想作想作的事,這些事不會是好事),幹!繞口令啊!